镇魂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人间苦 > 第2145章 无品双龙会

  热门推荐:
  毒龙尼德霍格的毒液,铺天盖地的洒了过来。
  没等别人出手,段晓红先高高举起了她的小盾牌。
  刚才摆弄一阵也算是整明白了,盾牌直接变成了好几米大小。
  由于身高的局限性,段晓红想举起盾牌也很费劲,最后站在阿拉莎身上,才勉强把盾牌立起来,形成了一小片保护区。
  只听见噼里啪啦一阵响动,雅典娜的盾牌魔抗确实高,毒抗也不差,真的扛住了。
  本来以为还有下一波攻击,可是等了好久,毒龙尼德霍格也没有动静。
  段晓红她们的视线被盾牌挡住了,看不到具体情况,但是菜根他们却看的很清楚。
  当段晓红把盾牌立起来的时候,盾牌中央美杜莎的头,就开始无声的嚎叫起来。
  头发上的毒蛇,无风自动,好像要突破盾牌,直接去咬敌人一样。
  随着美杜莎的龇牙咧嘴,毒龙尼德霍格身上好像是被呼上了一层水泥,直接就灰白一片,被石化了。
  对于石化,蔡根的经验不是很丰富,但是小孙他们很熟啊,隔三差五的就被石化一次。不说相当亲切吧,反正是很熟悉,一点也不陌生。
  “三舅,三舅,在精灵那一层,我们就被这个盾牌给石化了。
  不过还好,石化的效果并不是永久性的,扛过一阵就过去了。
  除了有点心理阴影,留下深深的挫败感,也没造成啥实质性的伤害。
  我觉得这个功能有点鸡肋,没啥大用。”
  小孙这个话说的,就有点不客观了,都已经让你有挫败感了,还鸡肋吗?
  啸天猫同样尝试过这个盾牌的威力,在旁边的撇嘴说。
  “臭猴子,你心咋那么大呢?
  你也不想想,两军对垒的战场上,土豆突然使出了这个盾牌,敌人瞬间石化。
  然后只需要轻轻一推,摔在地上,来个粉碎,简直是无敌的存在啊。
  这个功能还鸡肋?
  我感觉,都快赶上麻痹戒指了。”
  蔡根在旁边听着,有点耳熟,下意识的问道。
  “小天,你说的麻痹戒指是什么传说中的法宝吗?
  也能让敌人石化吗?
  那算是控制系的法宝吗?”
  啸天猫摇了摇头,很是惊讶。
  “不会吧,主人。
  按理说你也是80后啊,难道没有热血青春吗?
  难道都不知道麻痹戒指?
  那根本不是传说,那是传奇呀。
  江湖三大神器,还有隐护身戒指和隐身戒指。
  你不会忘了吧?”
  蔡根听到啸天猫的解释,直接就想动手了。
  本来说的好好的正经事,分析战场的形势。
  你跟我扯网游,还传奇,实在太不靠谱了。
  不过在蔡哥心里,对于毒龙尼德霍格,就这样被段晓红给一招给秒了,也是无法接受。
  无论他长的有多恶心,那也是苦神亲手捏把的,基础在那摆着呢。
  不可能费那么大力气,把一个废物放在欧美世界,那是严重的资源浪费,不符合苦神的行事作风。
  蔡根也许会想到前因后果,可是巴隆就没有想那么多,毕竟他是带着任务来的。
  摘果子就是他心里边唯一的目标。
  如果刚才不是毒龙尼德霍格的强弩之末,那么现在完全被石化之后,应该就没有任何威胁了吧。
  此时不摘果子还等待何时,没有谁会把果子塞到自己嘴里。
  对于时机的把握,那是稍瞬即逝的。
  巴隆瞬间变大了体型,想要直接把石化的尼毒龙尼德霍格吞进去,他对自己的消化能力,还是比较自信的。
  别说石化就是变成铁块,他也能吸收了。
  张着大嘴,扑向毒龙尼德霍格,没有顾忌段晓红她们的心理感受,更没有什么江湖道义。
  段晓红和普罗他们对视了一眼,觉得让巴隆去探探虚实也好。
  因为段晓红也不相信,只是一个简单的石化,就能控制住,毒龙尼德霍格。
  巴隆飞到毒龙尼德霍格身前,张开嘴巴一口就咬到了他的脖子上。
  然后嘎巴一声,毒龙脖子上出现了裂纹,然后像是鸡蛋被剥了壳,露出了里边的新鲜的肉。
  只见毒龙尼德霍格浑身一阵,甩掉了所有覆盖身上得石化外壳。
  所有的眼睛都看向了,咬着自己脖子的巴隆。
  当场就炸毛了。
  “你特么不是找厕所吗?
  你特么不是迷路了吗?
  你咬住我脖子是几个意思啊?”
  巴龙当时也蒙圈了,没想到毒龙尼德霍格,竟然能够自己解开石化。
  自己是不是有点心急了,这个时机找得有点不对。
  虽然自己咬着它的脖子,他也没有躲闪,可是对于近身肉搏,巴隆内心相当抵触。
  被打一下好疼的,他从小最怕疼了。
  赶紧松开了嘴,摆出了个和善模样。
  “大哥,我是为了救你啊,看你被石化了。
  需要...需需要...帮...帮你打开。
  我...我是想做好事啊。
  你别误会啊。”
  毒龙尼德霍格直接就用尾巴,把巴隆给摁那了。
  “误会你大爷。
  你特么真当我傻呀。
  我的智商确实不高。
  但是这么明显的事,你也瞪眼说瞎话。
  你咬我,这事我可以不怪你。
  但是你看不起我,那我当傻子,这事咱俩没完。
  我特么好好在家睡个觉,招你们惹你们了。
  又是刀又是枪的又是毒,还石化我。
  你们是不是看我好欺负啊?”
  说着,就开始用他奇形怪状的尾巴,开始捅巴隆。
  遭受第一下攻击之后,巴隆再次疼哭了,嘴里不断求饶。
  “大哥,我错了,求求你,我错了。
  坏人是他们啊,都是他们骗我来的。
  我对你真没有恶意。
  咱们都是一个属性的,天生就是好兄弟啊。
  尤其咱们还长得这么像,让我想起了早亡的爸爸。
  我就是想跟你亲近一下,拜个把子啥的。
  别捅了,疼啊。”
  无论巴隆如何求饶,毒龙尼德霍格没有一点停手的意思,好像听着巴隆哀嚎,还很享受的样子。
  终于,在承受能力到达极限之后,巴隆情绪失控了。
  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已经不要尊严的求饶了,怎么就不能放过自己呢?
  眼睛一下就红了。
  “死变态,我跟你拼了。
  妈妈的抚摸...
  妈妈的拖布杆...
  妈妈的晾衣架...
  妈妈的平底锅...”
  各种颜色形状的毒液,巴隆脱口而出。
  同时努力的站了起来,虽然没有挣脱毒龙尼德霍格的尾巴,但是也不再被动承受,开始反击。
  两条身材巨大的龙,像是村口打架的泼妇一样,撕吧起来。
  不只是薅头发,口眼球,还吐口水,场面很壮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