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曹操喊我去盗墓 > 第七百二十七章 有人吗(4000)

  “明白!”
  不需吴良多说,白菁菁早已做好了准备,见到那几道身影便立刻施展口技。
  “咻——”
  悦耳的口哨声自白菁菁口中发出,在黑洞洞的洞穴之中回荡着传出很远。
  而那几道身影亦是越来越近,一眨眼的功夫便已经到了距离吴良等人只有三四丈远的距离,不过它们却并未对白菁菁的口哨做出任何回应。
  没有用么?
  吴良早就防着这种情况的发生,毕竟这洞穴与世隔绝,哪怕白菁菁的口哨对于世间的大部分鸟类都有作用,也未必便能够同样对它们生效。
  “典韦,杨万里!”
  不只是吴良,典韦与杨万里亦是同样持有一个“困仙球”,做好了擒下这几只飞鸟的准备。
  不求能够全部捉住,哪怕只是拿下那么一两只,吴良亦是能够对它们进行研究与查证,起码尽可能搞清楚这就进是什么鸟。
  而就在这个时候。
  “救命!救命!救命!……”
  洞穴中忽然又响起了一阵杂乱而又诡异的叫声。
  这显然是人语。
  而且听起来至少应该有四五個人在同时喊叫,只是语调却略微有些怪异,像是在捏着嗓子叫嚷一般,略微有些尖锐,有略微有些嘶哑。
  “有人?!”
  众人的精神顿时绷了起来。
  这个洞穴才刚刚进过海水,而且是难以估算的海量,里面能够飞出几只飞鸟便已经十分诡异了,如今却又传出了人声,而且喊的似乎还是“救命”,这自是更加诡异。
  最重要的是,这声音的发音方式十分古怪,听起来可不像是正常人……
  “莫慌,先集中精神将这几只飞鸟擒下,剩下的人小心防范!”
  吴良亦是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凡事都有个轻重缓急,他选择先将这些近在咫尺的飞鸟擒下,若是随后里面还有“人”出来,再集中精力应对亦是不迟。
  “嘿!”
  话音刚落,典韦手中的“困仙球”已经抛了出去,直朝那几只飞鸟砸去。
  他的力道十分了得,倘若“困仙球”直接命中飞鸟,估计直接就能要了它们的命,不过这种情况下,吴良也不在意留下活口,只要能够擒下一两只就行,哪怕是死的。
  紧接着吴良与杨万里亦是一同出手。
  三颗“困仙球”依次向那几只飞鸟砸去。
  “有了!”
  如同投篮一般,看着三颗“困仙球”在空中飞行的轨迹,吴良心中便已经预知了结果,只差自信回头。
  果然。
  “啪!”
  伴随着一声脆响。
  典韦掷出的“困仙球”并未命中飞鸟,而是砸在了洞穴顶部的岩石上,接着便猛然爆开,一张红色的渔网随即快速撑开,一下子将两只飞鸟罩在了网内。
  而吴良掷出的“困仙球”则与一只飞鸟擦肩而过,落在了更深的洞穴之内,掉在地上才猛然爆开。
  杨万里掷出的“困仙球”亦是差了那么一点,并未有所收获。
  不过这已经足够。
  擒住两只飞鸟,还是活的,没有比这更好的结果了。
  典韦眼疾手快,两三步跳过去便将那张渔网拎了起来,两只飞鸟正在其中不停的扑腾,同时方才听到的人声却是更加急促。
  “救命!救命!救命啊……”
  与此同时。
  剩下几只躲过一劫的飞鸟已经自吴良等人头顶飞出了洞穴,不过它们却并未立即远遁,而是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之后,径直向白菁菁飞去。
  “救命!救命!救命!……”
  “这……”
  听着这越发凌乱与急促的求救声。
  吴良等人哪怕没有白菁菁那过人的听力,也是已经听出了一些端倪:这声音……好像是这些飞鸟发出来的?
  “小心!”
  眼见那几只躲过一劫的飞鸟径直飞向白菁菁。
  随行的瓬人军兵士自然不敢掉以轻心,已经齐齐举起了提前上好箭匣的“战国连发弩”,只需抠下机扩便能够在瞬间射出许多箭矢,如果这些飞鸟不是刀枪不入的异兽,拿下它们自是不在话下。
  “慢着!”
  白菁菁终于停止了口技,对瓬人军兵士喝道,“我能够感觉到,它们对我没有恶意,不要伤了他们!”
  “?”
  瓬人军兵士可不敢擅作主张,倘若白菁菁因此受伤,他们没法对吴良交待,只得下意识的回头看向吴良。
  “听菁菁的,先不要射。”
  吴良相信白菁菁的判断,立刻摆了摆手。
  瓬人军兵士闻言只得停手,不过却并未将“战国连发弩”收起来,而是端在手中随时做好防范的准备。
  一晃神的功夫。
  几只飞鸟已经飞到了白菁菁身前。
  它们果然不曾伤害白菁菁,而是在白菁菁的头顶绕了两圈之后,最后落在了白菁菁主动伸出的手臂上。
  与此同时。
  众人耳中又响起了另外一种声音:“有人吗?有人吗?有人吗?……”
  这次众人不仅看得清楚,也听得十分明白,这声音显然不是从洞穴深处传出来的,而是从这几只飞鸟口中传出来的,它们居然会说人语?!
  而那两只被典韦擒在网中的两只飞鸟则依旧在不停的叫嚷:“救命!救命!救命!……”
  “!!!”
  这非但没有令瓬人军众人放松警惕,反倒越发握紧了手中的“战国连发弩”,脸上浮现出紧张之色。
  在他们眼中,会说话的鸟便是异兽,不得不防。
  然而待吴良看清楚这些飞鸟的模样,却是已经笑了起来,对众人说道:“大伙不必紧张,这种鸟通常不会伤人。”
  他已经认了出来,这些鸟其实是鹦鹉。
  或许这个时代有许多人不曾见过这种鸟,但早在先秦成书的《山海经》中便已经有了相关记载:“鸟,状如鸮,青羽赤喙,人舌能言。”
  “公子说的不错,如果老夫所猜不错的话,这种鸟应该是鹦鹉,曾记载于《山海经》中,虽是一种奇鸟,但却也是《山海经》中最普通的飞鸟之一。”
  躲在众人身后的于吉亦是走了出来,捋着胡须科普道。
  鹦鹉的确可以算得上是《山海经》中最普通的飞鸟之一,这玩意儿不伤人吃人,出现也没有凶兆吉兆,而且人吃了之后也不会获得那些堪比异能的好处,唯一的奇特之处便是可以像人一样说话。
  但其实《山海经》中的记载也并不全面。
  因为鹦鹉并没有长着一条人舌,也不是凭借自己的思想说话,而只是能够模仿人说话的声音罢了。
  并且这种模仿往往还是需要经过一些训练的,至少需要有人在它旁边不断重复一些内容,才能够给它形成肌肉记忆,从而实现“鹦鹉学舌”。
  只可惜吴良不是鸟类爱好者,对鹦鹉没有什么研究,虽知道这些鸟是鹦鹉,却说不出这究竟是哪种类型的鹦鹉。
  “老先生果然见多识广,此物正是鹦鹉。”
  吴良顺势接过了话茬,说道,“这种鸟只会学人说话,如此可以判断,此前的确有人进入过这个洞穴,并且应该还在洞穴之中存活了一段时间。”
  “若是如此,此前进入洞穴的人一定陷入了困境。”
  甄宓沉吟着说道,“否则鹦鹉又怎会学会‘有人吗’与‘救命’这两句话?只有陷入了困境的人,才会如此呼喊。”
  “可这个洞穴每次都要经过十几年才会现世,并且每次现世最多持续一天便会重新被海水淹没,有人能够在海水中活命么?”
  杨万里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人不但无法在海水中活命,同样也无法在海水中喊话,这的确是个值得思索的问题。
  “即是说极有可能如有才哥哥此前猜测的那般,这个洞穴之中别有洞天,因此就算海水重新将这个洞穴淹没,进入其中的人也可以在里面存活一些时日,甚至有可能一直活到了现在……毕竟公子与于吉都说这些鹦鹉虽然奇特,但本质还是普通的鸟类,鹦鹉可活,那么人便也有可能活下来。”
  诸葛亮开动小脑瓜,试图解释目前遇到的情况。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井然有序的讨论,瓬人军骨干没有一个是庸才,说的每一句话也都不是无用的废话,很快便补足了吴良心中的猜测。
  “菁菁,你再逗逗这些鹦鹉,看看它们是否能够说出别的话来?”
  待众人讨论的差不多时,吴良才又对白菁菁说道。
  这些鹦鹉说出话越多,便越容易还原此前进入洞穴的人遭遇的情况,从未为吴良此次的行动提供参考。
  “我尽量试试。”
  白菁菁点了点头,从随身携带的布袋中取出一些干粮掰碎了喂起了肩膀与手臂上的鹦鹉。
  然而谁也不知道鹦鹉究竟还会说什么话,并且因为鹦鹉学人说话其实是一种肌肉记忆,以至于许多时候想要鹦鹉说出更多的话来,便需要特定的事物与情境来进行引导,这显然是个需要时间尝试的工作。
  而鬼洞出现的时间却是十分有限,导致吴良不可能在这件事上浪费太多时间。
  “嗯,一边走一边试,我们只有四个时辰,必须抓紧时间尽可能向鬼洞深处探索,四个时辰一到不论结果如何,我们便必须折返回来。”
  吴良挥了挥头,随即对众人下令,“进洞!”
  ……
  进入洞穴之后。
  吴良终于取出了许久没有世人的“随侯珠”,洞穴中的一切立刻被照的通亮。
  不过吴良还给瓬人军带来了另外一个习惯,那便是无论视野如何,只要进入相对封闭的空间,瓬人军便一定会携带一个明火。
  最开始的时候是一支火把。
  后来改成了蜡烛。
  而这次则换成了一盏放置在避风灯笼里的油灯,这可不是一盏普通的油灯,而是此前在晋阳城那处地下秘境中得到的鲛人油制作而成的长明油灯,就这么一盏灯,瓬人军可以代代相传,用上许多辈子。
  明火的作用自然不必多说,瓬人军众人心里都明白,这是在防止“鬼吹灯”。
  巫女呼显然是头一回进入这种地下秘境。
  同时她也是头一回见到装备如此精良的“特种部队”,那些稀奇古怪却又极其便利的兵器就不必说了,吴良这“随侯珠”更是令她咋舌,她就算再没见过世面,也知道似“随侯珠”这等个头的长明宝珠绝对不是俗物,价值连城那说的是天朝的城池,换在他们倭国,把倭国整个卖了也未必能够换来。
  而此时此刻,巫女呼同样是个边缘人。
  吴良一直防范着她,她只能跟在瓬人军后面,并且身边还随时有四名瓬人军兵士看守,她的一举一动,哪怕只是一个眼神,也休想私下进行。
  就这样。
  一行人在不见天日的洞穴中行走。
  他们需要时刻注意周围的情况,因此速度不能太快,但有“随侯珠”提供广阔的视野,也绝对慢不了多少。
  然而如此行进了整整两个时辰,吴良却依旧一无所获。
  前方还是看不到尽头的倾斜向下延伸的洞穴,周围依旧是那些带有海水冲杀痕迹的岩壁,空气中依旧是散发着阵阵腥味的独属于海洋的味道,除此之外,便再也没有了其他的东西。
  “公子,咱们大约已经走了四十里路了吧?”
  于吉的身体素质最差,气喘吁吁的来到吴良身边说道。
  “应该有六十里了,我一直暗自在用步数丈量距离。”
  吴良说道。
  两个时辰,四个小时,平均一个小时走十五里路,这速度真心不慢……不过说实话,事到如今吴良心中也有了一些焦躁的情绪。
  “这鬼洞还真是深不见底啊,难怪能吞下那么多海水……”
  于吉苦笑着叹道。
  正如此说着话的时候。
  “哗!”
  洞穴深处骤然传来了一个极为突兀的声音。
  “前面有水了!”
  吴良听得清楚,这绝对是水声,而且是有什么个头比较大的东西在水中翻腾的声音。
  “!”
  众人的精神立刻又紧绷了起来,相安无事的行进了两个时辰,他们心中既期待有事发生,又担心有事发生。
  “二十丈。”
  白菁菁适时说道,“如果我没听错的话,这声音距离咱们大约有二十丈远。”